塑像

树叶间那雄性塑像

前一夜倒下了。

你可以从那边

它的胸膛上读到名字。

迹象预兆不祥。

从那时起枪口们

就从树林间

瞄准了它。

人人都在期待

某种事情发生。

但那塑像中的人

已经走了。

那里即将没有人

记起他的力量。

狙击手们

将离开岗位

而只有女人

在晚上上床睡觉以前

将拉上她们的窗帘……

优秀作品
诗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