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吹不倒根深的树


不能忘记的人



-1-

天气寒冷,全班的人都挤在教室里,课间休息也不出去透透气。只有我一个神经病感觉闷到不行,就出来走廊发呆。



浓雾把对面山头和浑浑噩噩的天空连成一道屏障,隔开你。即使我能翻山越岭去看你,但终究还是隔着心里的一道屏障。我目的其实不是在走廊上吹冷风,那多傻。我只是想去厕所抽支劣质香烟。

在厕所的窗户外可以看到一条笔直的马路,通往家的路。我的学校两个星期开放一次。进来这学校之前我从没思念过家。

我也害怕回家,那个家已经被我布满了你的痕迹。

-2-

那时你说你成绩不太好,也不想辜负了父母,在美术老师的一顿坑蒙拐骗后,你决定去当美术生,为了高考能降低一百分。我说你在哪里,我就去哪里,我可能习惯了回头你还在那里的感觉。

我一开始就知道我们不可能forever。但是,既然你来了,我就不能亏待你。

在你来到之前,我是个有梦想的酒鬼,梦想着以自己名字开一家自己的琴行,或者是一家音乐酒吧,或者是一家滑板店。做自己喜欢做的事。

你到达之后,就取代了我所有梦想——尽我所能及,保护和你的未来,就是我最想达成的梦想。

学美术的想法父母是不赞成的,他们认为一个男人应该做点实在的事。那么我就用自己的努力证明给他们看。

我开始自学素描,根据贴吧、微博还有腾讯课堂。先修线条,再研究透视关系。几何体、静物…虽然不专业,但也花了几多大洋购各种型号的铅笔、炭笔、纸张、书籍…我发现我挺喜欢画画的。

经常是饭也不吃,待在教室里画画。有时你陪我,有时只有我一个人。画到两眼发昏、手指僵硬时,回头望望你,你也望着我。

生命是由心脏维持,那时的你便是我另一个心脏。

-3-

刚才说了,学校两个星期开放一次。每次回家,我都把画贴在房间里,贴了一屋子。风从窗户吹来,整间房间都是“哗啦哗啦”的声音,勾起对你的想念。

父母看画得还将就,加上学习还好,就说 不管做什么都得努力,下个学期就给我交学费学美术。我开心极了。

你会不自觉地拉我住的手,尽管我的手因为冬天弹吉他冻得不怎么好看。

你会在我吃早餐的时候帮我把豆浆吹凉,说要照顾我一辈子。

我会弹民谣和指弹曲子给你听,尽管当时我更喜欢电吉他摇滚,但是你却让我在你离开之后无可救药地爱上民谣。

我会慢慢地戒烟戒酒,虽然你也不怎么反对,但我想尽量不让你讨厌我。

而现如今,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?

-4-

一天晚上,我回到家里。QQ里闪烁着你发来的几条消息。你说厌烦了,分了吧。

Why?明明刚才你和我才一起回家的。

我问为什么?我错在哪里我改。你说你已经不喜欢我了,你还说觉得我幼稚。

既然我在你眼里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奋斗青年了,既然你已经口无遮掩把话说得那么绝了,那么我只能保留作为男人的最后一点尊严,我说再见,祝你幸福。然后我就找了两个朋友下夜市,只点了一条鱼,鱼没吃多少,喝完了一箱多的啤酒。深夜我回到家,醉眼迷离地发短信问你还能做朋友吗?你说可以。

-5-

我稀里糊涂地就被你甩了,你走得干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。被酒精麻痹后,我看着满屋子的素描画、看着一桌子的铅笔橡皮瘫软在地,眼泪被灯光挤出来。我做错什么了?我明明那么努力那么努力。我现在是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幼稚得可笑。

既然你说我幼稚,意思就是瞧不上我咯?那么我就要证明给你看,我,比你优秀。

叼着烟看书,拿着酒瓶写习题。每当想放松一下的时候,只要回头看到那满墙画还有那一大把铅笔,在惋惜心痛之外,我还告诫自己:不努力,就会被人看不起。

下个学期,我没有去艺术班,因为看到铅笔就已经麻木心痛,还怎么使唤身体去描绘。在原班已经看不到她,她走了,不拖泥带水。

同一个地方,思念的人远走高飞,心痛的人还在那里。如同荒漠上孤独的枯枝,被边塞冷风吹袭得瑟瑟发抖。

你在哪里我好想你。

-6-

不久,我拿到了学校的奖学金。站在全校面前接受校长的颁奖。

我心里早已经平静。我就是要让你看到我努力的成绩,还有,我比你优秀。

若你肯回头,我肉体依然在那里,只不过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灵魂。你肯回头吗?

若再来一次,我还是会选择爱你,若再来一次,你会选择和我在一起吗?

若来日方长,老天爷不开眼让我再次相遇你,你一定会珍惜你。那时你还会判定我是幼稚得可笑吗?

风吹不倒根深的大树,跌跌倒倒,我还爱着你。

优秀作品
诗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