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梦苇诗集

  刘梦苇诗选
  
  
  刘梦苇(1900—1926),原名刘同均,湖南安乡人,诗作收入《诗月诗选》。二十年代初,在湖南《大公报》副刊发表新诗。1923年夏,在南京组织“飞鸟社”,创办《飞鸟》季刊,发表成名诗作《吻的三部曲》。

  
  铁路行
  
  
  我们是铁路上面的行人,
  爱情正如两条铁平行。
  许多的枕木将它们牵连,
  却又好象在将它们离间。
  
  我们的前方象很有希望,
  平行的爱轨可继续添长;
  远远的看见前面已经交抱,
  我们便努力向那儿奔跑。
  
  我们奔跑到交抱的地方,
  那铁轨还不是同前一样?
  遥望前面又是相合未分,
  便又勇猛的向那儿前进。
  
  爱人只要前面还有希望,
  只要爱情和希望样延长∶
  誓与你永远的向前驰驱,
  直达这平行的爱轨尽处。
  
  

  
  示娴
  
  
  请将你的心比一比我的心∶
  看到底谁的狠,谁的硬,谁的冷?
  为你我已经憔悴不成人形。
  啊娴!到如今你才问我一声∶
  你当真爱了我吗?人你当真?
  
  但我终难相信爱人会爱成病,
  你还在这般怀疑我的病深。
  啊娴!你把世界看得太无情。
  今后只有让我的墓草证明,
  它们将一年一年为你发青。
  
  

  
  最后的坚决
  
  
  今天我才认识了命运的颜色,
  ——可爱的姑娘,请您用心听;
  不再把我的话儿当风声!——
  今天我要表示这最后的坚决。
  
  我的命运有一面颜色红如血;
  ——可爱的姑娘,请您看分明,
  不跟瞧我的信般不留神!——
  我的命运有一面黑如墨。
  
  那血色是人生的幸福的光泽;
  ——可爱的姑娘,请您为我鉴定,
  莫谓这不干您什么事情!——
  那墨色是人生的悲惨的情节。
  
  您的爱给了我才有生的喜悦;
  ——可爱的姑娘,请与我怜悯,
  莫要把人命看同鹅绒轻!——
  您的爱不给我便是死的了结。
  
  假使您心冷如铁地将我拒绝;
  ——可爱的姑娘,这您太无情,
  但也算替我决定了命运!——
  假使您忍心见我命运的昏黑。
  
  这倒强似有时待我夏日般热;
  ——可爱的姑娘,有什么定难?
  倘上帝特令您来作弄人!——
  这倒强似有时待我如岭上雪。

相关推荐
热点推荐